花兒與少年 2017-07-09

主演:
佚名
導演:
佚名
類型:
綜藝 綜藝旅游
地區:
內地
年份:
2017
花兒與少年 第1集
早上,準備出門的林然然驚訝地看到,十年不見的父親帶著同父異母的妹妹出現在院里,身旁堆放著大包小袋。姥姥向林然然宣布:霍啟和霍聰從鄉下搬回城里生活,先在這借住三個月。林然然當即就躥了,直呼父親的名字質問:霍啟,十年前你跟我媽離婚時,不是分了你一間房子嗎?回城里生活沒人攔著,可你跑這兒來起什么膩?霍啟滿臉皺紋,已然像個地道的老農,他不停地賠著笑臉說:那間房子一直租給外人住,三個月后租期才滿,現在讓人家搬走要付六千元違約金,他先在這兒湊合仨月。林然然大喊:你臉皮也太厚了吧,自己賺著房租,跑到前妻前女兒身邊蹭吃蹭住,還帶著和第三者生的孩子,你可以進吉尼斯紀錄了。
花兒與少年 第2集
霍啟突然發現霍聰不見了。大伙樓上樓下院里院外,找了個遍,沒有霍聰的蹤影。姥姥怪罪林然然對霍聰態度不好,氣跑了小女孩。霍啟急得滿頭冒汗,身子打晃,十歲的霍聰從沒到過大城市啊。大家發現,霍啟的身體似乎很虛弱。孩子丟了,林珊也慌了,趕緊和林璜帶著霍啟到派出所報警。林璜開著自己的二手車,拉著霍啟去火車站等地四處尋找霍聰。其實,林然然也很替霍聰擔心,卻礙于面子不愿跟著霍啟去找。火車站,汽車站等處都沒有霍聰的蹤影,霍啟和林璜又跑到救助站求助,一旦有人把霍聰送到這里,馬上通知他們。林璜硬是拉著已經虛弱不堪的霍啟回到林家,讓他穩住神先休息一會兒。
花兒與少年 第3集
霍啟一臉苦相:他是可鄙,可霍聰實在太可憐。十年來他承包荒山植樹造林,大部分時間住在山上的護林站。三年前霍聰上小學,每天到山下的學校要走七八里山路,而孩子又有畫畫的天賦,在鄉下得不到發展,現在樹木已成林,所以他下決心回到城里,等暑假開學之后讓霍聰在這里借讀。為了孩子上學——這個理由讓林珊一時無語,她轉而警告霍啟:肖言是她的未婚夫,霍啟沒有資格和他較勁!
花兒與少年 第4集
星期六,林珊照例住到肖言家。她跟肖言商量,他們可以兩年后再結婚,而且繼續不讓服裝界的朋友知道他們的關系,但是要在家人面前舉行一個訂婚儀式,尤其是不能再讓母親稀里糊涂地抱幻想,以免產生更大的誤會。肖言猶豫地問:有這個必要嗎?林珊堅定地點頭,肖言只得同意。
花兒與少年 第5集
林然然因情緒激動犯了哮喘。霍啟,林珊和肖言急忙將林然然送到醫院。經過搶救,林然然脫離了危險。霍啟在醫院見到了高賀,對這個小伙子很有好感。病愈后的林然然為躲避霍啟,住到了高賀家里。霍啟聽說林然然與高賀同居,情急之下來到高賀的公司,正逢報紙上刊登出高賀代表不買房大聯盟揭露房地產內幕的消息,霍啟拿著報紙闖進高賀的公司,導致公司老板看到了報紙上的消息,高賀因此被公司開除。
花兒與少年 第6集
林然然跑到高賀租住的地方,宣泄對父親的憤恨。高賀勸林然然原諒父親,一個從農村出來的人就因為一次失誤,毀了前程又被趕回農村,已經很冤了。林然然沒有得到半點安慰,她不由發邪火,重提高賀被炒魷魚的事。高賀反唇相譏:你想當作家一夜走紅,不也是好高騖遠在做夢嗎?二人不歡而散,林然然摔門離去。走在馬路上,林然然才意識到自己無處可去。已是深夜,林然然悲從中來,在馬路上大喊:我是個無家可歸的人!巡警走過來,關切地詢問林然然需要什么幫助。林然然擦干眼淚,趕緊搖頭,她走進一家快捷酒店落腳。
花兒與少年 第7集
林珊剛前腳離家,霍啟后腳立即忙乎起來。貼餑餑熬魚做好,老太太眉開眼笑。林璜兩口子也來蹭飯,小院成了食堂。院子里熱鬧地亂作一團,保姆和霍啟頂撞起來:霍啟又不是林家女婿,憑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壞家里的規矩?甘欣素來看不慣保姆的舉止:都是林珊把保姆寵壞了,平常他們回來都得聽保姆指揮。在甘欣的鼓動下,保姆被霍啟辭掉了。
花兒與少年 第8集
霍啟回到林家,看見林然然站在樓梯口打電話,本想上前叫她,卻聽見電話內容,他急忙躲起來偷聽。林然然壓低聲音說:懷孕三個月了,只能不要了,跟他說有什么用,都已經分手了,我現在去取錢,可能過兩天就手術,你別跟別人說啊。林然然掛斷電話,走出家門。霍啟傻住了,等他醒過味來急忙給高賀打電話,張口就說:我理解,年輕人都沖動,但是男人一定要負責任,雖說你們年輕人分分合合是常事兒,可你們倆畢竟也有這么多年感情基礎了,孩子是無辜的啊!幾天來,高賀一直在等霍啟的電話,這個電話讓他把剛喝的一口水一下子噴了出來。
花兒與少年 第9集
高賀憋屈半天,把滿腹心事傾訴出來:他和林然然的感情已出現危機,因為林然然在大四實習期間認識了暢銷書作家陳默。陳默許愿幫林然然出版小說,幾個月來林然然一直在給陳默當槍手,這也是她不肯安心找工作的原因。有婦之夫陳默的緋聞不斷,高賀多次勸林然然不要再和陳默來往,林然然不聽。高賀覺得,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實力,又買不起房子,所以才讓林然然小視他。沖動之下,他在網上發動成立"不買房聯盟"以泄郁悶,不想這件事讓他出了名卻丟了工作,而這個虛名對他沒有任何幫助。這兩天,他極度茫然,剛才的那幫人中就有陳默,林然然傷了他的自尊。
花兒與少年 第10集
林然然和高賀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,感情的天平漸漸傾斜到陳默身上,而且陳默屢次跟她"痛說革命家史",表明他很快就會離婚的。林然然期待著什么事發生又害怕這種事的到來,好在陳默忙著新作的簽名售書活動,一直沒有露面,直到今天才帶著一幫朋友現身工作室。陳默招呼林然然一起去他家吃飯喝酒,慶祝他的新書熱賣。
花兒與少年 第11集
中午,林璜在店里請朋友喝酒,商量開分店的事情。甘欣每天下午都來店里視察一次,看見一溜兒空啤酒瓶,她立即沉下臉摔摔打打,朋友們不快地告辭。林璜皺緊眉頭:甘欣現在脾氣越來越大,簡直像個更年期婦女。甘欣反擊:天天和狐朋狗友喝酒,喝出了什么大事業,賺不著大錢就老老實實造小人,為了生個健康孩子,夫妻雙方必須提前一年戒煙戒酒,可林璜屢犯戒令,骨子里他是不想要孩子,為了以后離婚方便!林璜指天咒地,他從沒想過離婚,甘欣一不高興就無限引申,他喝酒還不是為了給家里掙錢。
花兒與少年 第12集
老太太收拾行李,她要跟霍啟一起去鄉下生活。林然然忿然相問:姥姥怎么就這么稀罕這個霍啟?老太太哭得稀里嘩啦:解放前林家開有紡織廠,她這個鄉下姑娘嫁進林家受盡白眼,所以她痛恨商人,霍啟投她的脾氣,女兒只有跟霍啟生活,才能免受她年輕時遭的罪。
花兒與少年 第13集
河邊,兩個年輕壯漢正在哄霍聰玩,霍啟瘋了一般沖了上去。霍聰說,她在小區里玩,這兩個叔叔找她問路,她就帶他們過來了。霍啟上下察看女兒,見她安然無恙,讓她趕緊回家。他穩住情緒,問壯漢什么意思?對方拿出五萬元,讓霍啟封口。霍啟裝出一副茫然的樣子:封什么口?對方兇相畢露,揪住霍啟的衣領:別裝傻,你最好成為我們的朋友,否則即便跑到天海市來,也難保你們父女的安全!高賀突然出現,質問壯漢為什么對霍啟動粗。壯漢將高賀摁到墻上,讓他動彈不得。霍啟大驚,急忙采取合作的態度收下錢,連說:大家都是朋友,別鬧誤會。壯漢們開車離去。
花兒與少年 第14集
這天,林璜回到家,看著滿桌的飯菜暗暗叫苦:每當甘欣擺出賢妻的樣子時,大多是有目的的,比如要買一件價值不菲的首飾或大牌包包……林璜做好思想準備,等著老婆開價,可他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沒想到甘欣要求他拿出五萬元,給他們倆買塊墓地。林璜瞠目結舌,甘欣笑盈盈地問:咱們是不是要百年好合,同生共死?林璜無話。甘欣眉飛色舞宣稱:原價七萬元的墓地,她通過關系五萬元就搞定了,她的能耐大不大?面對甘欣的威逼加利誘,林璜沒了脾氣,只好把準備裝修服裝店的存款拿了出來。
花兒與少年 第15集
林然然給陳默打電話,委婉地暗示陳默過來看她。陳默正陪老婆逛街,他推說在開會,掛了電話。心緒紛雜的林然然哪有心情和剛剛趕到的高賀交談,忍不住譏諷高賀當名人是不是很過癮,很英雄?而且,她對前兩天的懷孕事件不能原諒,因為高賀聽風就是雨,太不成熟了。高賀遭冷水澆頭,他放下營養品,沖出病房。
花兒與少年 第16集
肖言來到林家,兩個鄰居大娘和兒女已經離去,臨走時撂下狠話:等著法院傳票吧,即便官司打輸,他們也要讓街坊四鄰看清林家上下不顧廉恥賺昧心錢的嘴臉。老太太急怒交加,心臟病犯了。林珊心情糟透了,指責弟弟管不住甘欣。肖言提議:不妨由他先把錢退給鄰居大娘,甘欣再想辦法處理墓地,然后把錢還給他。林珊惱火:現在不是錢的問題,誰惹的禍誰扛,甘欣東躲西藏不露面,不行!林璜嘴硬地為老婆說話:打官司就打官司,丟臉也是丟他們夫婦的臉,跟姐姐沒關系!林珊氣急。
花兒與少年 第17集
快到老太太八十歲生日了,霍啟正熱情的和林璜張羅著壽宴擺幾桌?邀請哪些親戚參加?聞聲,林然然大喊道:霍啟,跟你有關系嗎?你以什么身份出席?看見林然然跟爸爸大聲喊,霍聰便也扯著嗓子沖林然然喊起來:姐姐不孝順,你不讓我和爸爸參加壽宴,就是掃姥姥的興!你就是壞姐姐!林然然警告霍啟:管住霍聰的嘴,她不和小屁孩一般見識。霍聰膽敢再招惹她,所有的仇就都記在霍啟頭上。霍啟只好答應,他和霍聰不出席壽宴,但還是要為老太太慶祝一下。
花兒與少年 第18集
老太太生日這天,親朋好友齊聚飯館。甘欣給面子還是來了,但是坐在一邊凡人不理,讓林璜暗暗咬牙。老太太終于看見兒媳婦了,免不了嘮叨幾句:缺錢花跟她說,不能去騙鄰居。甘欣二話不說,干脆又來個不辭而別。林璜對著親戚們打腫臉充胖子:甘欣這幾天一直發燒,這是硬撐著趕來的,這會兒得去醫院輸液了。飯菜上桌,老太太讓林璜先把每道菜撥出一部分,留著回去給霍啟父女吃,壽宴是霍啟挑頭張羅的,結果卻不許他出席,林珊不肯和他復婚,她把霍啟當兒子還不行嗎。老太太說著說著,抹起眼淚。親戚們一時不知該怎么勸。肖言盡顯大度:霍啟以后就是老太太的兒子了,他和林珊也會把他當家人對待的。林珊暗暗攥緊女兒的手,防止她又跟姥姥發火。
花兒與少年 第19集
夜晚,林璜躺在床上斥責甘欣:壽宴上又玩不辭而別,而且都是你沒事找事,留下這么多的后患!二人吵鬧起來,甘欣一腳將林璜踹到床下。林璜還擊,大打出手。甘欣跑回娘家,控訴林璜施行家暴,她要離婚!接下來的幾天,老太太真是中了病,一想到有塊墓地等著她,她就睡不著覺。她開始給自己做壽衣,弄得全家人直發瘆。想到老太太現在只聽信霍聰的話,林珊主動找到霍聰,耐心地給她講述死亡的概念,希望通過霍聰的話打消母親的疑慮。可是,霍聰糊涂了:這和爸爸講的不一樣呵,難道說沒有真正的天堂,那媽媽在什么地方呆著呢?霍啟左右為難,既擔心霍聰一口一個孔妮刺激林珊,又擔心霍聰明白真相后傷心不已。林珊也敏感地意識到了這點,惻隱之心讓她不忍再為難霍啟:老太太的思想工作還是由她慢慢做吧。
花兒與少年 第20集
中午,林璜驚訝地看到甘欣跟在霍啟身后,出現在醫院。甘欣沒事人似地埋怨林璜:婆婆住院居然不告訴她,這不是成心挑撥她們婆媳不和嗎?甘欣走進病房,對婆婆噓寒問暖。林璜瞪大眼睛,不知老婆怎么轉的這個大彎。聽說墓地已被轉手,老太太的心病立即消失,精神抖擻地要求出院。
花兒與少年 第21集
事到如今,林珊只得如實講出她和肖言相戀的經過,以及他們為什么要隱瞞戀情的復雜心理。老總嘆氣:弄巧成拙,大家現在議論紛紛,還不如一開始你們就把關系公開了好,瞞了兩年多,讓大家浮想聯翩啊。林珊心里疑惑,她急于搞清,這些照片是如何發出的?林珊趕回家,霍啟陪老太太去超市買東西了,不在家。林然然斷定,肯定是霍聰用母親的電腦玩游戲所致。她埋怨母親不該心軟,不該讓霍聰用電腦。林然然拽過霍聰,嚴詞審問。霍聰受了天大的委屈,她只是在電腦上學習有關畫畫的東西,沒有打過游戲,更沒干過其他事。林然然嚇唬道:不說實話就送你去派出所!霍聰找個借口,一溜煙跑出家門。
花兒與少年 第22集
霍啟的手機突然響了,是豐水縣副縣長打來的,請霍啟為了全縣的經濟發展著想,不要再四處告狀了。霍啟情緒激動:蓄電池廠的人給了他五萬元封口費,錢作為證據他存到了銀行,事后如數上交有關部門,存折復印件和相關材料他已寄往市環保局,如果事情再得不到解決,他就往北京去告狀。霍啟回到家,再次囑咐霍聰這幾天不要出門,不要和陌生人接觸。這時,林然然匆匆朝外走去。霍啟下意識地問她干什么去?林然然只是瞪了一眼霍啟,沒吭聲。霍啟不放心,悄悄跟了出去。
花兒與少年 第23集
霍啟要求林璜開車和他一起摸清陳默的底細,他要打一場有把握之仗,讓女兒徹底擺脫這個男人。林璜為難,外甥女可不是好惹的,而且店里太忙,他抽不出時間當私家偵探。霍啟佯怒:不跟我去,就還我七萬元!甘欣催老公上陣,店里有她照看。林璜嘆息:林然然死活不待見霍啟,這是何苦來呢?霍啟動情地說:父親為了女兒,在所不惜,況且他欠下女兒十年的債,有生之年他得抓緊還上。林璜兩口子詫異:霍啟說的也太悲壯了吧?
花兒與少年 第24集
霍啟累暈過去。林璜開玩笑:霍啟的身體怎么變得這么糠?霍聰說,爸爸這一年多一直在吃藥。霍啟蘇醒過來,向眾人解釋:林然然和陳默的事不能讓外人知道,尤其是高賀,林然然以后還要戀愛結婚,這事傳出去會影響她一輩子。霍啟的思慮讓林然然心里涌出暖流,眼淚奪眶而出。林珊脫口問霍啟:你得了什么病,為什么吃藥?霍啟笑稱:我吃的是保健藥,人到中年,我知道惜命了。林珊承認,在這件事上,霍啟比她想得周全,她主動邀請霍啟一起和女兒做一番長談。林然然激動地表白:她就是因為缺失父愛,才對年長她近二十歲的陳默有了好感,生出幾分依戀,這些年她不敢看表現父女親情的電影電視劇。女兒的話,撕碎了霍啟的心,他蹲到地上,抱頭痛哭。
花兒與少年 第25集
這天,霍聰央求林然然帶她去買畫筆。商場門口,林然然意外地看見裝扮成憤怒的小鳥的高賀,正在為商家做活人秀廣告。高賀告訴林然然,他和大學同學注冊了一個小廣告公司,這是他們接手的第一筆業務,他們要自主創業。看著滿頭大汗的高賀,林然然一時不知該說什么。霍聰在一旁看著二人偷笑,林然然突然醒悟:這次相遇不是偶然的,是父親安排,霍聰引她而來的!林然然拔腿跑走,高賀變得踏實和上進讓她感到無法言說的自卑,或許她太好高騖遠了。高賀失望地看著林然然的背影。霍啟從暗處現身,給高賀分析:林然然起碼沒再發火,這就是進步。
花兒與少年 第26集
豐水縣城內某大飯店,蓄電池廠長和環保局干部推杯換盞。環保局干部暗示:霍啟已經把狀告到市里,副縣長都勸不動他,縣政府再次責令環保局調查,恐怕他也要兜不住了,蓄電池廠要趕緊想辦法。口頭威脅不管用,要動真格的。
花兒與少年 第27集
甘欣拉著林然然去霍啟的房子調查情況。房主告知:兩年前霍啟以四十萬的價格把房子賣給了他,這里根本沒有出租之說。林然然的心一下涼了:父親說瞎話說順嘴了,真不知他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。甘欣一直對霍啟心存感激,畢竟霍啟拿出七萬元幫她解了圍。甘欣勸林然然先不要挑明這件事,霍啟肯定還有他們不知道的難處。
花兒與少年 第28集
林然然來到霍家莊,這是她第一次回老家,心中不免五味雜陳。來到村委會,林然然表明身份,打聽父親以前的生活狀況。村干部們憤憤然,誰也沒說霍啟的好話。霍啟曾是村里的驕傲,可十年前他從城里被趕回來,立馬傷風敗俗地和孔妮結了婚,二人壞了名聲,在村里呆不下去,跑到十幾里外的林場承包荒山,植樹造林,留在村里的老屋也賣了,和鄉親們幾乎不再來往。這幾年,霍啟又四處告狀,攪黃了不少縣鄉企業,成了豐水縣有名的"刺兒頭",霍家莊也受到連累,他們到縣里辦事處處碰壁。林然然如坐針氈,聽不下去了。
花兒與少年 第29集
這些天,肖言確實是在和林珊賭氣,失去了服裝公司的訂單對他工廠的打擊不可謂不大,十幾天前那次最后見面,林珊不安慰他也就罷了。可面對他的質問,林珊對林然然和霍啟沒有半句譴責的話,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,所以他一直沒給林珊打電話,可在和港商合作的問題上,他問心無愧。見肖言沉默不語,霍啟一把揪住肖言,讓他要馬上去給林珊道歉,將客戶還給服裝公司。肖言發怒,將霍啟推開:要不是因為你的無知錯發了郵件,就不會有這么多麻煩,你以什么角色來替林珊譴責我?我自會給林珊一個答復,不用你當打手。肖言命令下屬把霍啟趕了出去。
花兒與少年 第30集
林然然悶悶不樂,跑到舅舅的店里訴說心聲:肖言果然露出原形,她以前看錯了人,而父親又是個扶不起的劉阿斗,讓人沒法對他好。精明的甘欣覺出蹊蹺:霍啟完全可以把他的集體戶口遷到他房子所在地的派出所呀,這樣霍聰就能落戶了,他為什么要繞圈子辦借讀呢?林然然一下子被點透:是啊,怎么回事?霍啟催促高賀趕緊去找林然然:林然然越來越懂事了,好女兒人見人愛,過了這村沒這店,高賀要是再拿自尊說事兒,他就安排林然然與別的男青年相親了。
花兒與少年 第31集
肖言如約來到林家,神色冷峻地把所有事情對眾人講明,隨后話鋒一轉,他就是要讓霍啟明白,他不是貪財的小人!林璜故作驚嘆:肖言只為了證明自己就舍了幾百萬的合同,玩大了,有氣魄。霍啟尷尬笑著連連道歉。林然然把父親拉到一邊,她說過凡是和父親有關的問題她來解決,現在她替父親道歉,不過那個問題她還是要問:肖叔叔和母親相戀兩年半,現在到底算是什么關系,為什么就不能馬上給母親一個婚約?林珊沒想到女兒會在這個時候再次捅破這層窗戶紙。家里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。
花兒與少年 第32集
網上飛來板磚,網友們一致聲討:林然然獻血是和男友一起作秀,利用產婦的痛苦,宣傳炒作自己的公司!林然然發現,網上還有霍啟接受采訪的照片。高賀苦笑搖頭:他這個準岳父又在好心幫倒忙。林然然氣不打一處來。高賀巧妙引導林然然:父愛情深,讓霍啟不關心女兒是不可能的,為了杜絕他再辦出這種不靠譜的事,林然然就應該培訓他,淡著他會后患無窮啊。林然然豁然開朗,立即起身去找父親,她要再度實施對父親的改造計劃。
花兒與少年 第33集
霍啟的夸獎讓林然然聽得都不好意思了,她舉起酒杯向肖叔叔敬酒。肖言痛快地一飲而盡,應該他給林然然敬酒賠罪,不過,女孩子酒喝多了傷身,他今天就和霍啟喝個痛快。霍啟露出為難之色,林然然鼓勵父親應戰。霍啟一咬牙,端起酒杯。話越說越多,霍啟滔滔不絕講起林珊過去的各種生活習慣,肖言若是和林珊結為夫妻,兩口子不能光是面對設計圖和訂單,男人要給女人柴米油鹽的溫馨。肖言越聽心里越泛酸,不再擺君子風度,帶著酒勁兒質問:你這么惦念林珊,為什么還跑來當媒人?霍啟猛灌一口酒:他是為了女兒才來的,肖言要是還不下這個臺階,他真的能再住回林家,跟林珊死磨硬泡,好女怕郎纏,他就不信林珊不能和他復婚。這頓飯,三個人都喝了。
花兒與少年 第34集
霍啟陷入昏迷,醫生讓大家做最壞打算:他有可能成為植物人。霍聰守在爸爸身邊,死活不肯離開。林珊摟住可憐的孩子,她要陪霍聰一起在這里守著,直到霍啟醒來。肖言懇求醫生,不惜一切代價挽救霍啟的生命,待霍啟蘇醒后盡快尋找供體做肝移植手術,由他承擔所有費用。父親回家以來的一幕幕場景,在林然然腦海里縈繞,她無心工作,整日呆坐在父親的病床邊,沉浸在傷痛中:如果父親就這樣走了,心里一定還有許多話沒來得及跟她說,這份遺憾將會讓她痛苦,悔恨一生。
花兒與少年 第35集
高賀,林然然潛入蓄電池場拍攝證據但被人跟蹤。高賀擔心然然的安全便逼著然然先回去,自己留下繼續尋找證據。高賀查到了有利的證據歸來。林然然和高賀在網上公布了蓄電池廠的污染事實,引起網友極大關注,媒體隨后跟進。縣政府不得不正視和處理鉛污染問題。對于蓄電池廠雇兇報復霍啟一事,縣公安局也開始立案調查。
評論加載中...
青海快三玩法介绍